回忆我的父亲

信阳新闻2018年03月02日17:11

作者:聂震

又是一年元宵节,家乡豫南新县的习俗,当天晚上要给逝去的亲人坟前送去灯亮的,以表无尽的哀思。我远在北京他乡,怀着无比的忧伤和深情的思念,寄托明月承载我心中的明灯,遥祭我安息天堂的父亲。父亲离我而去已28年,父亲慈祥的面容依然清晰地呈现在我的眼前,不禁潸然泪下。我爱我的父亲,更深爱父亲乐于助人、救死扶伤、平易近人的风格。

记得农历1990年10月21日,父亲病逝的消息通过电报传到远在他乡异地工作的我面前时,真不敢相信这突来的事实。我急忙连夜赶回家乡,看着父亲紧闭双眼,无声无息,安然的躺在眼前,我跪在地上,泪水不住地流淌。这个时刻,多么盼望父亲能够再看我一眼,可是这个心愿再也永远无法实现了。

父亲的一生是勤劳、奔波、操劳的一生。姊妹八人,从呱呱落地到长大成人不知倾注了父亲多少的心血。记得小时候家境虽然不富裕,但是依靠父亲勤劳的双手给了我们许许多多的欢乐。父亲是一位远近闻名的医生,家乡刚刚解放就入党的老党员,曾担任过地方政府的领导,由于文化大革命这场运动,迫使父亲回到家乡靠祖传的医术救扶乡里,养家糊口。父亲含辛茹苦、起早摸黑为我们的生计奔忙。无论家境多么困难,父亲始终重视子女教育,再苦再累也让子女上学读书。儿时父亲经常给我讲家乡红色的历史故事,激励我、启发我如何做人做事,面对困难。

我怎么也忘不了平生第一次离开家乡,离开父亲到千里之外去上大学的那一天。临别前夜,父亲和我谈了整整一夜,从生活琐事谈到尊师待人,从遵纪守规谈到读书做事等等。我知道是因为从没有坐过汽车,连县城都没有去过,就要一个人远离家乡,远离父亲,多是父亲的不舍,也是父亲的担忧。天刚亮,我要步行到20多里外的大路口等待路过的长途班车。父亲送我到村头,站在一块很高的石头上,看着我一步一步的远去。我的眼泪不住的流,担心父亲看到,头也不敢回,径直的往前走,转过一个小山包,才转过身来,看着父亲依然伫立在那个石头上张望。

大学期间,父亲东拼西凑为我借钱交生活费,购买书籍。记得有一次为我200元的一学期生活费,父亲不知跑了多少地方,向别人说了多少好话,付出了多少乞求下才凑齐。我唯一能够报答和安慰父亲的就是努力学习,用优异的学业去慰籍父亲苍老的心。大学第一年,我以全校中文系第一名的成绩获得优秀三好学生奖,当学校将奖状寄至家乡,寄至父亲手中时,父亲露出少有的微笑。当我春节放寒假回家时,父亲见到我消瘦单薄,头发焦黄,得知我为了省钱,一天三餐基本都是吃酱菜和馒头时,第一次看到从不向困难低头的父亲双眼流出了泪水。

父亲平易近人,誉满乡邻,虽然自己经济拮据,还接济他人。记得小时候家里做饭,主要靠到山上去砍柴回来烧,后来不让砍了,只能到很远的地方去捡柴。我13岁那年夏天,一大早来到30里外的湖北省大悟县一个深山里捡柴,临近中午时,我担着80斤左右的柴禾,回来的路上,中暑晕倒在路边。附近村民路过时,把我扶到树阴下,问我是哪里人,姓什么,后来他们知道我父亲的名字时,他们说我父亲是他们的救命恩人,治疗好他们家人的病,没有要一分钱。他们把我扶到家中,买来药,给我做了饭吃,还叫来几个邻居,晚上摸着黑一起把我送回家中。后来这个村庄的十多户人家,年年初冬如约送来过冬烧柴。我家附近的2省4县,十里八乡,方圆几十里,一提起父亲的名字,人们就表现出尊重和友善。父亲的善良不知给我带来多少方便,我为父亲的仁慈爱心、乐于助人的品格而感到自豪和骄傲,也从中领悟到很多做人的道理。

我们姊妹们一个一个长大成人,有的参了军,有的上了大学,有的参加了工作,生活随着时间的流逝也逐渐好了起来,而父亲的身体一天不如一天,病魔使得父亲越来越衰老。正当我学业有成、事业进步的时候,63岁的父亲突然被病魔夺去了生命,早早离我而去。我抱怨苍天太不公平,没有给我报答父恩的机会,而留给我的是无穷的痛楚和永久的遗憾。

一切的一切,一幕又一幕的人生场景, 让我今生今世永不忘怀。父亲的离世至今是我心头隐隐的伤痛,每当遇到困难时,父亲就像在身边一样激励我前行。岁月无情,父爱如山,生活仍旧继续,我将永远珍藏着父亲的爱, 时刻铭记着父亲的教诲,谦逊做人,勤恳做事,去战胜困难,去开拓事业,去拥抱明天。

永远怀念您,平凡而伟大的父亲!

来源:信阳新闻网 作者:

免责声明: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,与世界朋友网无关。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,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、文字的真实性、完整性、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,请读者仅作参考,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。

[责任编辑:robot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