幸存者亲述IS残酷统治:用手机会没命

国际2016年11月13日18:10

极端组织“伊斯兰国”(IS)自2014年征服伊拉克北部城市摩苏尔后,便在此地贯彻执行其所谓的的清规戒律,从规定男性的胡须长度到把女性收为性奴,不一而足。尽管解放摩苏尔的军事行动于10月17日凌晨打响,但是目前依然有大约一百万人仍困于IS的魔掌之中。据英国《太阳报》报道,逃离摩苏尔的难民心系同胞,纷纷勇敢站出来向外界讲述这座被IS占领的城市两年来经历的苦难。(转载请注明出处,更多内容来自腾讯国际新闻微信公众号“糖醋国际”。)

54岁的哈雅-萨利赫(HalyaSalih)是幸运逃离摩苏尔的一员,现在住在伊拉克的卡兹尔难民营。看着摩苏尔附近区域的上空笼罩着因焚烧油井而形成的黑云,哈雅讲述当初的逃命场景。

“这两年来我一直生活在噩梦里。当我冒着生命危险穿过摩苏尔弹孔累累的街道时,一群腰挎自杀式炸弹的IS姑娘挡住了我和女儿哈碧芭(Habiba)的去路。”谈起这些人,哈雅依然心有余悸,“我问她们在干什么?为什么不投降?她们却说:‘我们要誓死保卫!’”

是继续前行还是转身回头?这位有着六个孩子的母亲目睹了太多骨肉分离的悲惨场合,深知即使回去,等着她的也只会是整日整夜的担惊受怕和血腥暴力。想到这一点,哈雅挺直了胸膛,迈出坚定的步伐。

“我在街上看到死去的邻居,他的尸体就这么躺着。我很害怕,紧张地带着25岁的女儿跟着其他人继续前行,手里举着白旗,最后幸运地安全出逃。”哈雅罕见地说起了狠话:“我真希望政府公开处决IS成员,让他们尝尝恐惧和绝望的滋味。”

哈雅曾经是一名保安,居住在萨玛哈东部的一个城镇,补充道:“像我这样年长的女性在公众场合出现时可以露出双眼,但是像我女儿那样的年轻女性,必须从头蒙到脚。如果被发现违反规定,那么她们的丈夫要替她们接受惩罚,被鞭打20次,还要缴纳罚款。”

“更不可思议的是,如果公交车上有年轻女性乘客没有蒙住双眼,那么司机也会被鞭打20次。无论谁当众使用手机,只要被发现,都会丢掉性命。”哈雅继续描绘着IS治下的恐怖画面。

哈雅的女儿哈碧芭回忆起6个月前目睹的公开处决时心痛流泪,她说:“当时摩苏尔市中心聚集了一大批人,围着中间跪着的两个犯人,据说是间谍。两人看上去好像吃了药,行刑时也不喊不叫。”

哈雅也见过另外三名被称作间谍的人被悬挂在摩苏尔的自由大桥上,IS极端分子用绳索绑住他们的脚踝。三天后,这些人就死了。此外,她还在IS法庭上看到性奴价目表,上面张贴着被俘虏的雅兹迪女性的照片和价格。依据年龄和相貌,标价为400到8000英镑(约合人民币3500到69000元)不等。

“据我所知,之前有个男子看不下去,花钱买了一名性奴,并偷偷把她送到库尔德斯坦,IS成员发现后就抓住了这个男子,然后处决他。”在这一系列噩梦中,最让哈雅难以释怀的是她的一位女婿由于是政府职员,还没来得及逃跑就被残忍地枪杀了。

在IS的控制下,摩苏尔的经济早已处于崩塌边缘。然而,帮助IS挖隧道或者制造炸弹的工人,每周工资却高达40英镑(约合人民币350元)。

她解释道:“我从女儿的朋友那里听说IS组织领导人巴格达迪即将迎娶一名战士的姐姐,为此,他们清洗了街道,洞坑都铺上沥青,安置街灯,随后封锁该区域,屋顶上也都布满狙击手。”

据阿拉伯媒体报道,巴格达迪迎娶的是一名德国少女,是IS在2015年3月招募进来的。自伊拉克警卫队不断深入摩苏尔,这些外国IS士兵纷纷带着家人逃离这动荡之地。

哈雅和女儿哈碧芭与另外4.2万名平民逃出生天,居住在离摩苏尔不到20公里的卡兹尔难民营。她们在这里见到很多类似的破碎的家庭,但同时也见证一家人得以团聚的温馨时刻。41岁的瓦阿德-扎因(WaadZainal)隔着电线与另一边的女婿莫发齐-吉瓦德(MofaqJwad)重聚,两个大男人都泪流满面,说不出话来。

看到亲戚大难不死,终于逃出噩梦不断的摩苏尔,这个家庭的每位成员都难以控制住自己的情绪:两人的妻子见面时激动得说不出话来,瓦阿德的两名孩子同样喜极而泣。

来源:腾讯国际新闻 作者:

免责声明: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,与世界朋友网无关。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,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、文字的真实性、完整性、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,请读者仅作参考,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。

[责任编辑:世界朋友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