诸葛亮为何续命失败?原来是司马懿窃取了他的寿命

天凰野谭2016年10月29日20:26

         
  看家喻户晓的《三国演义》,我们知道有个神机妙算的诸葛亮,比如这些成语都与之相关:三顾茅庐、如鱼得水 、锦囊妙计、七擒七纵、淡泊明志……
  他去世后无人得知他真正的坟墓,蜀汉朝廷按其遗命,将他葬于定军山(现勉县定军山)下。但这并非真正的墓葬之所,只留下无数传说。
  现在,诸葛亮的徒弟姜维的后代子孙,说出了一些不为人知的秘密。
  岐山,五丈原诸葛亮庙景区大门,京北大学考古专业大三学生姜浩,和戴着厚眼镜的陈教授并立而站,凝望着庙门上的横幅:一诗二表三分鼎,万古千秋五丈原。
  “好一个五丈原诸葛庙,姜浩,你是岐山本地人,这一处风景区,你一定要好好给我介绍介绍。”陈教授带着笑容看着姜浩。
  姜浩穿着朴素,脸上充满朝气,指着前面的风景区,说道:“教授,这五丈原风景区,包括诸葛亮衣冠冢,诸葛泉,姜维受命碑,司马懿拜将台,月英殿等,不过这些都是后人建造的,真正可看的,还是星落石,据说当年诸葛亮曾在此处观星三宿,后陨落此处,令人唏嘘。”
  陈教授推了推眼镜,往风景区里面走去,走到月英殿面前,陈教室停下脚步,对姜浩说道:“姜浩,你知道这一次我出来考古,为什么只带你一人吗?”
  姜浩不假思索,说道:“教授需要一个本地人给你做向导,而我,又刚好是你学生。”
  年近六十的教授陈观摇摇头,说道:“再过两年,我就要退休了,可是学校的考古专业,每年的学生却越来越少,若非我和李教授苦苦支撑,此专业就要被取消了,近几年我教的学生当中,只有你对这个专业是感兴趣的,其他人,都是为了混个学历而已。
  我听说李教授那边收了一个了不起的女学生,最近写了一篇《校园风水布局论述》,颇得学者的赞赏,如果我也能带出一个写出一篇精妙文章的学生,说不定考古专业还能存在个十几年,姜浩,你明白吗?”
  姜浩见陈教授一脸希冀地看着他,不由地露出感激之色,“陈教授的一番苦心,姜浩感激不尽,回学校之后,我一定会把此次考古经历撰写成一篇文刊,并且一定会达成你的心愿,让我们考古专业重新在全国火起来。”
  “你的文字功底,不比任何人差,只是单凭我们考证诸葛亮六出祁山的出军路线,可能还有第三条,写成论文,比李教授带的学生写的那篇校园风水文,还稍有不足,所以,我带你来这一处风景区,是希望你能多感受一下历史的厚重,找点灵感。”陈观语重心长地拍了拍姜浩的肩膀,两人在风景区缓缓观游。
  “教授,前面就是星落石。”姜浩指着前面一处临崖的巨大石块,扶着陈观走了过去。
  老教授随意在一块石板上坐了下来,被寒风一吹,反而更加精神,只是眼里有些沧桑,感慨道:“滚滚长江东逝水,浪花淘尽英雄,姜浩,我考你一考,你可知五丈原禳星续命的故事?”
  姜浩站于悬崖边上,摸着被岁月腐蚀的石块,盘坐了下来,说道:“教授,五丈原禳星的故事,源自罗贯中所写三国演义,据说诸葛亮第六次出祁山与司马懿战于五丈原,夜观星象自知身体不好不久于人世,所以用祈禳之法救自己的命,设下四十九盏明灯法阵,向天再借二十年,却被不知情的魏延闯入,四十九盏等被风吹灭,不久之后,诸葛亮病死于五丈原,根据历史考证,诸葛亮应该死于此处向北十五里。”
  陈观点点头,“所谓禳星续命故事,不过是世人感慨诸葛亮出师未捷身先死,杜撰出的故事罢了,当不得真,我们考古专业,需要讲究历史物证。”
  听了陈观的话,姜浩默默点头,心里却藏着小时候祖公告诉他五丈原禳星续命的另一个版本:
  诸葛亮自知命不久矣,于是用祈禳之法向天续命,他先在帐中外围布下七七四十九盏小灯,代表二十八星宿加二十一宫命星,寻得北斗星位,用七盏大灯布下天罡七星阵,又用一本命灯置于法阵内部,若七日不灭,则可续命二十载。
  第六日之时,司马懿见北斗星暗,星月无光,独一明星大亮,随令郭淮大将偷袭蜀军大营,而他则命司马昭用一百零八巨石摆下衍行大阵,司马懿坐于阵中,待诸葛亮摆下的天灯熄灭之时,用衍行大阵窃取了原本属于诸葛亮的续命之道,灯灭之后,诸葛亮再次叫来姜维,将一身衣钵传授于他。
  相传那一夜星宿移位,有星从天而降汇于一处,被世人成为星落石,也就是姜浩现在所在的地方。
  “那司马懿活到八十多岁,难不成真是因为窃取了诸葛亮续命的二十载?”
  姜浩暗自嘀咕着,和陈教授来到了姜维受命碑处。
  说是受命碑,其实只不过是一块被岁月侵蚀的破石头而已,安静地躺在几颗青木林里,比起月英殿,诸葛庙,拜将台等,这里凄凉无比。
  外人根本不知道五丈原风景区还有一个姜维受命碑,而姜浩之所以带陈教授来这里,完全是出于私心,姜维是他的祖先,姜浩是他的后世玄玄孙。
  姜浩是借此机会,祭奠先祖之灵的。
  “这里,真的是姜维受命碑?”
  陈教授露出疑惑之色,姜浩只是默默点点头,来到石碑面前,用手抹去上面的枯枝落叶,又从怀里掏出一块红布,打出一个结,挂于石头上面。
  做完这一切,姜浩又默默地跪了下去,伸手抚摸着被岁月侵蚀的石碑。
  “咦,好像有字?”
  姜浩手在石头上滑过时,突然感觉手指间有凹痕,姜浩擦了擦石头,依稀只能看出几个古老的字迹:神鬼八?
  “神鬼八?什么意思?”姜浩沿着石头往泥巴下面刨,但下面的字迹,却已消失不见,正当姜浩感到遗憾的时候,手指却被石头刮了一下,血从‘神’字上浸了进去。
  姜浩只觉手指一痛,想要抽回,却感觉到体内血液一下溶进了石头上的几个残字里面,
  没等姜浩反应过来,他就进入到一个奇妙的梦境之中。
  梦境里,一副偌大的八卦图悬浮于奇异空间之中,一名老者盘坐于石头上,八卦不断旋转,有金色的字体不断飘荡,字体内。
  忽然间,盘坐的老者睁开眼,打量着姜浩,摸着白须胡子,露出和蔼的笑容,姜家的后人,你来了。
  “姜……姜维?先祖!”姜浩愣了愣神,记忆里,他七岁那年进过姜家祠堂,看过一副先祖图,与梦境中人一般无二。
  “后辈,时间不多,你听我说,当年武侯离世,曾将蜀托付于我,传我玄门大道,奈何天命使然,蜀灭亡,时年我已五十有八,虽无颜于丞相,却将其大道推演完善,窥得天机一二,封书成两本,一本修身延寿,已传于姜家后人,二本曰《神鬼八阵图》,这神鬼八阵图,结玄门精要于一体,已突破观星之境,若有人能参悟,则天地变也,我自知日后必有大难,又不忍衣钵归于尘土,故将此神鬼八阵图封于石碑之中,非姜家后人不能得,今悉数传授于你,你要好自为之……”
  老者手一挥,身后八卦图和金灿灿的字体蜂拥而入,没入姜浩的眉心,而老者身体逐渐透明起来,最终消失不见!
  “姜浩,你没事吧?”正当姜浩沉浸在奇妙梦境之时,陈观教授叫醒了姜浩,一脸关切,“你的手出血了,咦……这石头,怎么风化得这么快?”
  姜浩揉了揉太阳穴,大脑还沉浸在那奇怪的梦境之中,看了看被风化的石碑,嘴角闪过不易察觉的笑容,他又默默跪拜了三下,起身说道:“教授,我没事,不小心被石头刮了一下而已,这里风大,你上了年龄,不宜久待,咱们到别处走走吧。”
  陈观迎风站了起来,笑了笑,说道:“我虽然是一教书匠,但这些年走南走北考察名胜古迹,身体没那么差;
  你看,此地地势南依秦岭,北俯渭水,三面临空,山虽不高,却是处一极佳的观光风水之地。
  据说九三年修缮诸葛亮庙的时候,有人提出在这悬崖处建一观光缆车,直通岐山县,后来被一徐姓风水师极力阻止,说若建观光缆车,会坏了此地风水,可惜我对风水学说没有任何研究,若是李教授在此,说不定能说出其中门道!”
  姜浩见陈观一脸遗憾,不由说道:“教授,当初那位风水师之所以阻止修建观光缆车,并不是因为怕坏了此地风水,而是怕圆了此地缺憾。”
  哦?不是讲究圆满吗,怎么还怕圆了此地缺憾?
  诚邀广大藏友更多交流,作者微信:17767069947

来源:mt.sohu.com 作者:

免责声明: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,与世界朋友网无关。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,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、文字的真实性、完整性、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,请读者仅作参考,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。

[责任编辑:世界朋友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