老人寻去世老伴儿照片底片:放大后天天守护她

河南新闻2013年12月26日09:17

老人寻去世老伴儿照片底片:放大后天天守护她

与其说是张照片,还不如说是张边棱已经发黄的纸片。

纸片上印着一对老夫妇,老头儿右手搭在老太太的肩膀上,手指上还挂着泥巴。他露着干瘦的胸膛,头发和胡子都已经花白,但脸上难掩笑容。或许是因为老伴儿亲昵的缘故,老太太神情略显拘谨,头部微微向一侧倾斜。但依然看得出,这是一对恩爱的老夫妻。

“这是我和老伴儿最后一张合影,也是最好的一张。”纸片上的老头儿叫李牛柱,自去年老伴儿去世的那一天,他已经很久没有那样笑过了。

济源晨报记者 商恒露 程静 文/图

讲述——纸片里的他和她

纸片里的院子位于思礼镇水洪池村,在济源最北端一个不起眼的角落里。水洪池村毗邻山西,是一个矗立在山巅的小村子。和老伴儿结婚65年来,李牛柱一直生活在那里。

照片是哪一年拍的,李牛柱记不清了,但他依然清楚地记得,那时已经入暑,山上很是清凉。上午10时,他和老伴在泥泞的田里劳作,他的裤腿上、衣角上都沾满了泥巴。

不知何时,地头上站了两个陌生人,举起相机,把他们两口子当做了摄影对象。随后,李牛柱就邀请这两个陌生人到家中喝水。在休息期间,其中一人提出让老两口站在一起合张影。

庄稼人没怎么照过相,老两口赶紧打了一盆水开始洗手,但还没洗干净,李牛柱就在老伴儿的催促下站在了镜头前。

尝试了几次,拍出来的效果都不太好,摄影者就提议李牛柱把手搭在老伴肩上。虽然在一起生活了几十年,但在陌生人面前做出这样的举动,仍让李牛柱感到不自在。犹豫了好大一会儿,他才慢悠悠地把手搭在了老伴儿肩上。

不经意间,他感觉到老伴儿的肩微微颤抖了一下,并把脸瞥向了一边,但很快又看向了镜头的方向。他看着老伴儿的拘谨与羞涩笑了,露出了三颗门牙。照片也永久地定格在了那一刻。

意外——影集中“裁”下的一个故事

李牛柱怎么也想不到,这会是他和老伴儿最后的一张合影。

两个陌生人离开后,李牛柱也很快将这件事忘了。由于长年在山上奔波劳作,他也经常被当成拍摄对象。渐渐地,李牛柱也习惯了这样的生活,每当有摄影爱好者提出拍照的需求,他就掸掸肩上的尘土,或坐着,或站着,露出庄稼人最具代表性的憨厚一笑。

去年冬天,年纪比李牛柱小6岁的老伴儿去世了。从那以后,他就一个人在山上生活。户外爱好者来水洪池,他还是忙着做饭拾柴。

但是,山上的人再为他拍照时,却看不到他熟悉的笑脸。

今年入秋之后,孩子们不想让老人孤身生活在山里,就把老人接到了思礼镇思礼村,在7个儿女家轮流居住。

12月20日,同村的摄影爱好者卢天祥在家门口碰见了李牛柱。他觉得老人很眼熟,认出了他就是生活在山上,为过往骑行、摄影的朋友提供帮助的李牛柱。

和李牛柱闲聊过后,他得知上山拍老人的摄影爱好者并不少,但是由于种种原因,老人只得到过一部分有关自己的照片。

听了老人的叙述,卢天祥想到自己曾在市离退休老干部书画协会采风时,在卞会长赠给的《喜看红叶舞蹁跹》书画摄影作品中,看到过关于老人的两幅照片。于是,他就把老人请到家中,把有关他的两幅照片裁下赠与老人。

背后——纸片里的不老爱情

正如其中一张照片的名字《伴儿》,李牛柱陷入对老伴儿深深的思念中。“拿到照片后,他双眼含泪,长久不语。看得出,他异常想念自己的老伴儿。”卢天祥说。

另一张照片的名字叫《相依》,照片里的他抚摸着自己的猫,喃喃自语,但神情远没有《伴儿》里的自然和传神。

但两者相似的是,故事发生在同一个院落里。院子虽然看起来破败,却是他和老伴儿一辈子温馨的住所。自己的院子、自己的土地,还有3棵大栎树,这是他们最珍贵的财产。

来源:大豫网 作者:

免责声明: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,与世界朋友网无关。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,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、文字的真实性、完整性、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,请读者仅作参考,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。

[责任编辑:世界朋友]